原创文章刊物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 > 天逸智库 > 原创文章

供应链金融项下汽车零部件行业风险分析

作者:admin     点击:150      时间:2020-10-27

汽车产业是经济的战略性、支柱性产业,汽车产业的高速发展,对制造业发展、就业和促进消费升级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汽车工业在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的增速已经下滑,而中国的汽车工业也增长乏力。

 
从供应链公司的角度分析,汽车产业供应链金融的切入点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以整车厂上游的汽车零部件及配件的制造厂商为融资对象由于零部件厂商与整车厂的议价能力较弱,回款账期一般都是“6+6或6+3”模式,比较适合承做类似保理融资、商票贴现、订单融资等融资方式;另一种是以汽车经销商为融资对象的供应链金融,依靠经销商汽车库存承做存货质押融资、汽车合格证质押融资等融资方式。
 
随着国内汽车市场销量逐年萎缩,推荐供应链公司开展汽车零部件供应链融资。汽车零部件行业供应链融资主要风险有以下几种。
 
一、行业风险

受国内经济下行影响,汽车产业从2018年7月开始下滑,市场销量连续下滑超过25个月。根据乘联会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洪灾的双重影响,2020年上半年乘用车终端零售销量783.6万台,同比大幅下滑26.3%;尤其新能源车销量29.5万台,销量同比下滑47.7%,直接腰斩;2020年汽车整体销量预计将下滑超10%。

 

而汽车零部件行业严重依赖于整车配套市场,受汽车市场低迷拖累及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多方因素的影响,零部件行业呈现下滑趋势,目前零部件企业的并购、拆分及重组已成常态。因此供应链公司在考虑自身承受损失能力情况下,应设置汽车零部件行业的授信限额。

 

二、地域风险

我国汽车零部件行业已经形成了长三角地区、环渤海地区、珠三角地区、东北地区、华中地区及西南地区六大汽车零部件产业集群。从地域来看,江浙沪等地零部件企业发展基础雄厚,占比超过60%,河南、陕西、四川等地逐渐兴起。

 

零部件厂商在向整车厂供货前,不仅要取得汽车行业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并且经过整车厂反复的试装和验证,才能成为候选供应商。整车厂在确定供应商名单后,一般会避免因频繁更换供应商而与供应商保持较为稳定的合作关系。

 

供应链公司在提供融资时,应判断融资方所在地是否在整车厂产业集群内融资方是否已进入整车厂的供应链;为避免地区风险,还应设立地区授信限额,避免因地域授信发放过于集中而引发的风险。比如本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湖北1,300家汽车零部件企业停工停产对全球汽车工业大面积停产产生重大影响。

 

三、供应商风险

目前,国内汽车零部件行业已形成以整车厂为核心、以零部件供应商为支撑的金字塔形多层级配套供应体系。一级供应商提供的产品一般为总成件,二级供应商提供产品为一般部件,三级供应商提供产品为一般零件,国内大多数企业都是二、三级阵营。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上汽集团、长安汽车、吉利汽车、东风集团、一汽集团、北汽集团、长城集团、奇瑞汽车、江淮汽车和比亚迪上述十家集团共销售435.99万辆,占中国品牌汽车销售总量的84.53%,近年来汽车销量不断向头部企业集中。供应链公司对于融资对象应限定为进入上述十大整车厂的供应商(重点应放在二、三级供应商)或已进入整车厂供应链内的零部件厂商的上游供应商。

 

四、政策风险

近年来,从工信部、交通运输部、发改委等部门陆续发布《中国制造2025》、《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行动计划(2016-2030年)》、《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等各项政策,到2020年双积分政策的修订落地、2020年两会新基建提出的“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政策趋势来看,传统燃油汽车将会逐渐淘汰,未来我国纯电动车和燃料电池汽车将主导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

 

供应链公司选择项目时,应降低零部件产品仅适用于传统汽车的厂商授信额度比例,如传统的变速箱、发动机等生产厂商,相应提升在“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轻量化”上研发创新的零部件厂商授信金额,如动力电池、电机、汽车电子、智能化零部件生产厂商。

 

五、信用风险

供应链贸易融资最核心的风险是核查贸易背景的真实性,融资风险主要分虚假贸易、重复融资两大类

 

其中贸易虚假主要表现为:虚构贸易;销售量规模与经营规模不匹配;购销合同或增值税发票虚假、购销合同或增值税重复使用,多次开票等等。

 

供应链公司针对贸易真实性核查的最优选当然是能够得到下游整车厂商确权凭证,如果整车厂商无法确权,供应链公司应审查至少36个月以上双方完整交易记录的原件,判断是否符合“三流合一”的原则,即资金流(如银行流水、承兑等),信息流(购销合同、发票、验货报告等)和物流(货物流转单据)匹配。

 

判断是否合理,如零部件厂商的融资需求是否合理,是否有过度折让、返现等条件,原材料价格是否在可以接受的波动范围之内,根据行业特点、淡旺季规律分析采购行为是否违背了行业规律,融资期限是否与交易期限匹配等等。

 

而针对重复融资,供应链公司应做到掌握融资单据的原件,在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公示系统内登记债权等方法来规避风险。

 

区块链技术的引入,使得汽车行业从生产制造到后市场等都将发生根本性改变。在汽车零部件供应链内引入区块链技术,供应商之间可以查询合同信息、供货发票信息,同时还有服务、物流信息,以确保整个贸易的真实性。供应商拿到主机厂的应付凭证后,可以通过金融机构来获取资金。对金融机构而言,通过区块链技术,有利于减少资产方和供应链公司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有助于金融机构开展汽车供应链金融业务。

 

六、财务风险

据上市公司审计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139家上市零部件企业总体营业收入共计8,082亿元,同比增长1.34%,较往年增速大幅下滑。在汽车市场下行压力袭来,作为上游零部件企业也难以独善其身,增速下滑并非预期之外。

 

营收方面,潍柴动力、华域汽车两家企业堪称零部件行业“双子星”,2019年营收分别达到1,743.61亿元和1,440.24亿元。总体来看,行业内20%的上市零部件企业占据了80%的营收份额。但汽车零部件行业呈现增收不增利的景象,2019年行业营业利润385亿元,较2017年最高峰608亿元接近腰斩;净利润317亿元,较2018年下滑35%,与2017年的528亿元峰值比更是下滑了40%以上;而且2019年行业毛利率中位数23.23%,净利率中位数5.51%,毛利率与净利率已连续四年下滑,净利率更是逐年巨幅下滑15%,行业整体盈利能力下滑。

 

而伴随着盈利下降,零部件行业的举债金额却每年上涨,2019年的财务费用支出54.2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3%。且2019已获利息倍数中位数6.21,较2018年下降了30%,较2017年的12.74亦接近腰斩,行业偿债水平明显弱化。同时行业运营能力的存货及应收账款周转率均有不同程度下降,2019年应收账款增长率中位数4.03,存货周转率中位数3.60。

 

对供应链公司而言,因整体行业下滑趋势,应控制行业授信额度,且汽车零部件小微企业为主,融资对象主要考虑财务记录完整真实,财务状况良好的企业。

 

七、商纠风险

合格的应收账款是保理业务开展的基础,也是保理融资的第一还款来源。实务中常见的商业纠纷主要是卖方交货逾期、买方对货物质量异议、买方恶意拖欠货款、合同条款在执行中存在争议、不可抗力引起的纠纷等。但也有卖方为拖欠融资款,与买方串通,恶意商纠而去法院仲裁诉讼的情形。为避免因买卖双方商纠危及保理融资款的安全,推荐供应链公司在基础合同增加买卖双方放弃合同纠纷及抗辩权条款、得到整车厂确权凭证、采用仲裁诉讼等方式保障自身权益,避免因商纠导致保理款无法回收。

 

供应链公司在选择项目时,融资对象应选择双方有36个月以上连续完整交易记录,进入整车厂供应链的零部件厂商(重点应为二、三级供应商)或零部件厂商的上游供应商。在提供融资时,应判断项目来源地,充分评估零部件行业下行风险、地域风险、供应商风险、政策风险、信用风险、财务风险、商纠风险等风险因素,保证融资款项回收安全。

 


Copyright© 2015-2019 天逸金融服务集团版权所有 鄂ICP备证: 12009823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2196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3076号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3078号